因為 韓國總統李明博 同意美國牛輸入,

韓國數萬民眾上街抗議, 表達心聲.

究竟狂牛症是什麼,

會對我們造成什麼影響?

台灣會成為惡靈古堡啊...?

有這麼嚴重嗎?

我轉載了一位醫師文章,

讓大家了解什麼是狂牛症...

 

文章出處: 哈多吉醫師.

目前對狂牛症無藥物治療,所以預防是最重要的。

認識我夠久的人都知道,我向來不會義憤填膺的
也傾向於溫和的改變事情,
我既不是激進的綠色人士,也不是帶頭革命的知識分子
更不是為反對而反對的反對黨,或者高舉正義旗幟革命領袖
我只是一個還喜歡台灣這個樂土、想好好過日常生活的小老百姓

我想,即使是921大地震或88水災對我都沒有如此巨大的衝擊
所謂的 “意外“ ,是指 “意料之外“,或許我們無能為力,我們無法改變大自然
所以,每次有意外或者國家災難發生,台灣人總是可以展現出驚人的生命力和韌性
不論死去多少無辜的犧牲者,我們可以互相幫助,重新再站起來
即使你不是災區民眾,或甚至從來沒有離開過台北市的人,透過媒體或網路,我們依然可以感受到什麼是“災難“
但我認為大家都小看這次的 “災難“ 了,我認為這樣的災難是毀滅性且不可逆轉的



--------------------------------------------------------------------------------


以下有幾個問題
1. 請問什麼是狂牛症?
2. 牛肉煮熟後就好?
3. 請問狂牛症是經由什麼途徑傳染?感染後有辦法醫治嗎?
4. 請問狂牛症的症狀?成功醫治的比例有多少?死亡率有多少?
5. 請問如果美國牛這麼恐怖,美國人早就死光了,而且政府拍胸脯保證安全?

6. 請問我是不是不吃牛肉就好?
7. 如何完全避免感染?



--------------------------------------------------------------------------------


1. 請問什麼是狂牛症?
它正式的名稱是“牛海綿狀腦病“,俗稱“狂牛症“或“瘋牛症“,在人類身上稱為“克雅二氏病“或簡稱“庫賈氏症“(CJD),分為普通性和變異性,普通性不可傳染且病發平均年齡65歲,變異性透過食用傳染,平均病發年齡29歲。目前確信是由變異性蛋白Prion所引起。

2. 牛肉煮熟後就好?
不,煮熟或冷凍皆無效,甚至高溫700度或放射線皆無法滅絕,化為灰燼後仍有感染性,若任意丟棄土壤也會感染。被喻為“第二個愛滋病“或“人類最後的天譴“。

3. 請問狂牛症是經由什麼途徑傳染?感染後有辦法醫治嗎?
食用感染的肉品感染,目前完全無法醫治。若混入絞肉中病發率甚至比食用內臟更高更危險,且已感染的牛隻會藉由其他途徑感染其他牛隻,血液、飼料或菜刀之類的。

4. 請問狂牛症的症狀?成功醫治的比例有多少?死亡率有多少?
病發後死亡率100%,成功醫治比例是0,大約半年至一年死亡。症狀類似於 “惡靈古堡“ 和 “毀滅倒數28天“ ,因1986~1993年間爆發狂牛症和騷羊症事件,所以殭屍電影裡的背景都設定在倫敦。主要因為腦部海綿化導致急速失智,進而言語和行動能力失調。( 謎之音: 海棉化...意思是腦袋變豆腐一樣...?)

5. 請問如果美國牛這麼恐怖,美國人早就死光了,為何政府拍胸脯保證安全?
目前爆發案例大多在歐洲尤其是英國,目前官方數據超過170起案例。普通型患者有偶發性和遺傳性,但突變型是經感染的,容易被誤判為"阿茲海墨症"(俗稱老人痴呆症),而阿茲海墨症正是美國十大死因之一,美國地方的私人調查數據更是遠遠超過官方數據。除此之外,大家都知道白人不太愛吃內臟,但台灣的內臟消耗量不但是亞洲第一、更是世界之冠,染病機率更高。加上台灣人98%有染病基因更是雪上加霜,機率是美國人的720倍,而且我不知道什麼叫做“最嚴格的把關“,因為台灣只有一台檢疫機器,也只能驗腦不能驗肉,更何況是抽樣調查,當時爆發疫情的英國政府也是信誓旦旦拍胸脯保證。

6. 請問我是不是不吃牛肉就好?
錯,會經由輸血傳染,染病潛伏期目前確知為6年,部份實驗室宣稱10~20年,目前已經確定光是英國經過輸血感染的案例至少有4起,但如同上一題,台灣人機率更高上數百倍。假設你動手術輸血,對方的好心可能會因為潛伏期導致你間接感染。
此外,若病牛作成飼料,將感染豬隻或其他家畜,到時恐怕爆發“瘋豬症“,後果更不堪設想,想想你食物中有多少豬肉吧。

7. 如何完全避免感染?
第一種方案,徹底吃素、完全避免輸血,換言之,不能吃肉,最好一輩子都不要出意外動手術。
第二種方案,拒絕美國牛、特別是牛內臟,這會造成毀滅性的後果。


--------------------------------------------------------------------------------


由衷的希望大家可以正視問題的嚴重性,這是國家 “尚未“ 發生的災難
這也是為什麼這麼多專業單位和專家學者如此憤怒
我們的生命絕不是交換軍售的籌碼,更何況軍售還是美國賺錢!


請不要再抱持著 “不會輪到我“ 或 “不要吃牛就好“ 的想法,這是錯的
畢竟人人都有機會透過吃肉或輸血感染

如果你上youtube搜尋,可以看到英國因為吃漢堡而死亡的犧牲者,更可以感同身受
他只是一個年紀20出頭無辜的男孩,過世的半年前還懷抱著夢想在錄音室寫音樂
BBC上也有關於狂牛的詳細紀錄片,看到CJD患者的樣子你連笑都笑不出來
趁著現在台灣還是一個完全沒有爆發疫情的乾淨小島,不要讓他變成 “惡靈古堡“ 翻版
保護你自己的生命,同時也保護你周圍的人,你的朋友或家人隨時都有可能無辜的死去


謎之音:

我找到了影片,可以來看看.

Andy 23歲發病, 之前人在錄音室工作...

1年內去逝...

 


這場災難遠比棒球簽賭或H1N1來的可怕、來的長遠,
沒有人樂見過著沒肉可吃,甚至被聯合國劃為疫情管制區的日子

請 “用力“ 讓大家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我文章寫的再好,若沒有借助各位的力量幫忙宣傳,一切也只是枉然
請幫忙到處轉貼和告知,尤其是您的父母,他們的資訊並不像我們這樣方便,
媒體已經被壟斷



幸好我們還有網路,幸好我們還有可以迅速散播的Facebook
讓他們了解狂牛症的可怕,並告訴更多的人
最重要的是,要有更具體的行動,讓政府知道我們的憤怒,徹底拒絕美國牛。



--------------------------------------------------------------------------------



狂牛症(Mad cow disease)的學名是Bovine Spongiform Encephalopathy(BSE),意思是「牛的海綿樣腦病變」。狂牛症最早是在一九八六年英國發現,當時曾造成十幾萬頭牛隻死亡。在狂牛症出現之前,冰島的羊在兩百年前便有羊搔症,經過多年的研究認為當時狂牛症可能是飼主以死於羊搔症(scrapie)的羊隻作成的飼料來餵食牛隻所造成的結果。


狂牛症的潛伏期很長,可能長達好幾年,但是一旦發病,牛隻便會在幾個星期內死亡,患病的牛隻會先出現驚恐及易被激怒的狂牛行為,慢慢的變得行動困難、虛弱、然後死亡。牛死後經解剖發現大腦有萎縮的現象,及大量的神經細胞死亡。目前認為這些傳染性海綿樣腦病變的致病原因可能和一九八二年美國普西納(Stanley B.Prusiner)醫師所發現的傳染性蛋白粒子(prion)有關,此種病源蛋白粒子具抗熱性、又耐化學處理,也不易用蛋白酵素分解。



傳染性海綿腦病變可發生在多種哺乳類動物身上,除了牛(狂牛症)之外,其他如羊(搔羊症)、鹿、水貂皆可發現。人也不例外,發現在人身上的是庫賈氏症(Creutzfeldt-Jacob disease,CJD)及庫魯症(kuru)。人類的庫賈氏症可分為兩類,傳統型的庫賈氏症,與狂牛症無關。與食用狂牛症病牛製品有關的是新變型庫賈氏症(Newvariant Creutzfeldt-Jacob disease,CJD)。新變型庫賈氏症最早發現於一九九六年的英國。而早為人熟知的傳統型庫賈氏症早在一九二○年即已發現。兩者的腦部病理變化類似,但在臨床上的表現並不相同,傳統型庫賈氏症多發生於中老人,而新變型庫賈氏症則發生於年輕人(平均年齡廿九歲)。



新變型庫賈氏症的患者在剛開始時會出現一些精神科方面的症狀,如憂鬱、焦慮、及幻覺。慢慢地會出現走路不穩、行動困難、以及出現一些無法自主的肢體動作,最後終致智力衰退,精神障礙等癡呆症狀,多數患者在發病後一年內死亡。截至二○○三年十二月一日,全世界共有一五三個確認的新變型庫賈氏症個案,其中一四三人來自英國、六人來自法國、一人為加拿大、一人為愛爾蘭、一人來自義大利、一個美國人,這些發病者當地都是狂牛病疫區(美國的個案搬家至美國之前是住於英國)。



目前對狂牛症無藥物治療,所以預防是最重要的。

 

---------------------------------- 以上 哈多吉醫師 著.

謎之音:

美國代表說: 騎機車比吃狂牛還危險,

這比喻蠻像在汙辱我們的...

第一說我們的機車多,有落後國家之嫌...

再者,

要我們吃有問題的牛肉,

還理所當然的態度,

好像我們的命不重要的意思...

台灣人民真的很溫和,

就算政府拿我們的健康當做利益交換,

多數人也只是碎唸一下就不了了之了...

目前我還沒找到有哪個團體積極地在集結民眾的聲音,

向政府表達抗議立場,

如果有,

請格友留下方式,

至少大家花幾分鐘去留名,連署,

不要不出聲,

讓政府以為我們認同了...

也許七, 八年後,

美國牛又會是樁大新聞了...

因為有人已經開始發病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ucky_House 的頭像
Ducky_House

Ducky House

Ducky_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Pinggis
  • Ducky 這篇讚!
    趕快再Facebook 及噗浪
    推妳這拒絕狂牛肉進口的聲音!!
  • Coltz
  • "化為灰燼後仍有感染性"

    拜託,您老有沒有念過基本生化啊? 蛋白質是什麼構成的你知道嗎? 蛋白質燒乾淨後會變成什麼你知道嗎? 有機質氧化的火焰一般有幾度知道嗎?

    奉勸滿街的MD少亂講話,給真正研究Prion的生物學家說說話吧。不是說進口牛肉一定安全,但台灣不知求科學證據的人太多了,再搧風點火真會變成牛肉版的義和團,清醒點吧。
  • 是...經過Coltz一番提醒,
    我特地去找了台大教授賴秀穗的2009年的報告來看,
    他說"一般高溫高溫煮熟也不被破壞" ,

    另有網友提供資料,

    http://www.pnas.org/content/97/7/3418.long

    Exposure to 600°C completely ashed the brain samples, which, when reconstituted with saline to their original weights, transmitted disease to 5 of 35 inoculated hamsters. No transmissions occurred after exposure to 1,000°C.

    這篇文章把受感染的腦組織在600度C燒成灰,但給它稍微泡在鹽水裡面再接種到大老鼠身上,它還是能讓35隻中的五隻染病。
    如果能把腦組織在1000度上燒一燒,老鼠就不會生病了。

    -----------------
    我沒念過生化,
    不過這是人家做的實驗就是了...

    另外,賴教授的報告結論,
    是感染狂牛症者,至1996年至今,
    人數越來越少,
    他預測未來不會有人因為吃牛肉而感染狂牛症.
    另外,
    據他報告說的,
    在牛發病前,
    無法用血液檢測牛隻是否感染狂牛症,
    唯一方法是當場解剖腦部,查看狀態.

    這件事情,
    有了另一種說法,
    不知你會相信哪一種...


    賴教授報告,
    連結在此:
    http://food.doh.gov.tw/foodnew/Files/Focus/%E8%AA%8D%E8%AD%98%E7%8B%82%E7%89%9B%E7%97%85%E3%80%81%E6%94%BE%E5%BF%83%E5%90%83%E7%89%9B%E8%82%89.pdf

    Ducky_House 於 2009/11/04 22:46 回覆

  • Coltz
  • Re: ducky0123

    仔細看這篇paper,再詳查內容及使用器具: 於600C 焚燒五分鐘後感染數為0/15,但十五分鐘後為5/18? 看來不怎麼妥當(作者自己也承認了),再看下去...

    焚燒過後作者用的混合器是Ten Broeck Homogenizer:
    http://catalog2.corning.com/Lifesciences/en-US/Shopping/Product.aspx?categoryname=Tissue+Grinders%28Lifesciences%29|Tissue+Grinders%2c+Glass+Pestle+%28Lifesciences%29|Ten+Broeck+Tissue+Grinders%28Lifesciences%29

    此混合器並非用後即棄式(以其價錢,作者也不太可能用後即棄...)所以樣本與樣本間如何清理便是很大的疑問 - 從無加熱(unheated)殘留下來的prion真的都清掉了? 注意,根據作者自己的數據,無加熱的樣本稀釋一億倍(10E-8)都還有感染力哦。

    我看這篇paper,這點是非常值得爭議的,而證據就在5分鐘焚燒沒感染力,15分鐘卻有感染力這不合理的結果。有些事情看abstract看不出來,很麻煩的...

    - - - - -

    再者,該paper也提及:
    "the hamster-adapted 263K strain of scrapie used in the present experiments ranks among the most resistant strains studied in comparative testing"
    我沒看此句的reference,但用一個精挑細選的極端例子來做公共衛生的標準是很不合理的 - F1跑車大多數人開起來想必都很危險,能因這個緣故禁止人開車嗎?

    - - - - -

    還有:歐洲狂牛病蔓延大抵可歸咎於讓動物食用肉骨粉的行為,而在美國幾乎都沒這麼做,所以發生的都是個案(wiki雖沒peer review,將就著點吧):
    http://en.wikipedia.org/wiki/Mad_cow#Husbandry_practices_in_the_United_States_relating_to_BSE

    - - - - -

    賴教授的文章可總結為"狂牛病傳染機率極低,無須過慮":邏輯/數據上是沒錯,但機率這東西是很難用來說服人的。人類游泳被鯊魚咬死的機率遠低於開車被撞死的機率,可還是有人因為怕鯊魚而不游泳,可見一斑。至於其"預測未來沒有"只是很粗淺的projection,沒什麼意義,看看就好。
  • 倒是很喜歡Coltz 實事求是,講求証據的精神,
    以上來說,除了對於 "燒成灰後仍有感染力" 有疑問之外,
    本文其它資訊是對的吧...
    除了文中沒提到吃牛肉會感染狂牛症機率有多少,
    據說極低,
    (有人說千億分之一,但也有人駁斥這個數據...)
    但就Cotlz 說的, 以機率去說服大眾是有困難的,
    也許是我標題太聳動,
    所以讓人以為我在恐嚇大眾,
    這我倒可以改正,
    但其它資訊,
    我認為讓大家了解,
    並無不妥.
    當然,
    若你有更好的資訊來源,
    也望你留下連結,
    讓我幫忙補充上去.

    Ducky_House 於 2009/11/05 11:47 回覆

  • HCC
  • What a piece of complete garbage. The article above was not written by a doctor -- it was mere internet rumor, circulated by some guy.

    I live in the U.S. and I've eaten American beef for more than 18 years. What problem? What mad cow? I see Taiwanese people eat food that's far worse than American beef -- pig brain, chicken feet, intestine, buttock -- no one ever stops to think whether these items are safe?

    American beef is safe. 300 million Americans and 0 case of mad cow in human by eating American beef. There's nothing to worry about other than junk science and baseless rumor.
  • Firstly, there're cases of CJD in America,
    "截至去年底為止,全球已出現二百一十二例與狂牛症有關的新型庫賈氏病,其中又以英國最多,有一百六十八例,其次為法國有二十三例,美國則有三例,三例中有兩例在英國有居住史。"
    But we can say the rate of the disease by eating American beef is very low.
    I don't know which part of the article based on rumor.
    It would be better if you have data to prove it.
    Maybe Taiwanese eat organs of animals,but nobody saids these animals have disease like BSE (狂牛症) ,
    If I give you a steak, and tell you that it may be from a cattle with BSE, would you eat it ?
    Although you said the rate is so low,
    Why can't Taiwanese have beef which is safer than American beef ?
    That's the point.

    Ducky_House 於 2009/11/05 14:23 回覆

  • 國治
  • Colt 大真是認真,F1賽車之說也很有趣。
    我想Colt大是個人人擁槍的支持者,雖然多數人擁有槍是一件危險的事,但政府不應該禁止槍械走私。警察也該從此停止查緝毒品,畢竟雖吸毒危險,但政府應該還是要給人們有機會接觸毒品。

    科學討論時請不要用譬喻的,這不是在課堂上要吸引學生注意力的時候。
    讓我們就事論事,

    要反也要反得有根據,會不會prion真的違反了我們熟知的生化ABC?
    學過生化,那我猜你普生沒被當掉,所以當年發現TMV的故事也應該耳熟能詳。當時TMV通過細瓷濾器後仍保有感染力時,不是也震驚了世人?


    背景知識「細菌是最小的病原體」在面對TMV時就徹底失敗了;而另外一個背景知識:「蛋白質在高溫會變性」在面對prion這個前瞻性的議題是否也可能不堪使用。

    所以想請你回答一些問題來justify你嗆版主的舉動:

    1. 目前對prion的heat resistence有哪些研究結果?
    2. 沒錯,prion確實可能在器械上殘留;有沒有機構對此做出了消毒去汙的建議?標準是什麼?



    ducky版主附的那篇paper已年代久遠,2000年,近期的研究一定更多!相信不會難找。

    正如ducky版主所說的,如果您能提供更正確的資訊來協助我們大家辨明事非,相信大家都會很感激。

    所謂謠言止於智者,這是一篇沒列出任何ref的文章,也有人跳出來說這篇文不過為"internet rumor"且內容是"complete garbage".....
    如果可以的話,請您提出有原創研究的論點來推翻「化為灰燼後仍有感染性」一句話,甚至寫出一篇更有力的反駁文出來。


    要跑來別人的板踢館,功課也要先做吧?
    只讀了普生、有機、生化、分生、細生.....可能是不夠的

    做人,要懂得查paper
    李昌鈺說:「有一分證據,講一分話。」

    至於那篇全英文的踢館文,層次與其他人有差,故不回應了。
    謝謝。


  • WHO-OIE-is-out!
  • WHO & OIE 資料是不能相信的.UN己成美國及歐盟之禁鸞,美國及歐盟可以一意弧行,不顧他國人民死活,任意掩飾,竄改任何WHO & OIE 資料,使世界生靈塗炭.----所以不加入UN是對的.
  • 催很大
  • 小鴨我是認識的,她的熱情與關心人的態度我很喜歡.
    我個人認為狂牛症議題在這塊土地上被過份炒作,並且很快的被慣於自己嚇自己的我們所接受.
    如果狂牛症真的這麼危險的話, 我們不但不能吃, 我們也不能讓別人吃. 我們應該像所有吃美國牛肉的國家政府宣戰, 誓死保衛人類健康.
    如果狂牛症真的這麼危險的話, 我們也不應該汲汲營營賺那份死薪水, 每天我們都被工作奪去數十小時的生命.

    活在這個世上甚麼事不是拿命來換?
  • 催很大
  • By the way, 不知道有沒有人試過把一本便利商店都買得到的蠟筆小新燒成灰後溶於水打到三十五隻老鼠體內看有幾隻掛掉的實驗?
    如果有任何一隻老鼠掛掉的話那定是臼井老師在天之靈......
  • http://sa.ylib.com/read/readshow.asp?FDocNo=702&CL=18
  • 轉錄:(重要資訊與說帖) 美牛真相

    (一)揭發真相,認清事實

    吃美國牛內臟的得病機率只有"百億分之幾"嗎?衛生署委託國家衛生研究院算出吃美國牛內臟得到新庫賈氏症的機率為百億分之1.5。然而,其計算機率所根據的統計數據---美國只有三頭病牛---卻是錯的,因為美國農業部使用的統計方法根本違反了基本統計學原理。

    以日本為例,從他們發現狂牛症病牛後就對境內牛隻進行全面普查。然而,事實上,美國農業部從未對美國牛進行全面普查,連隨機抽樣調查都沒有,而是只檢查由業者自行認定與採樣的疑似有問題牛隻。其假設是,假如他們在這些牛隻身上找不到狂牛症,那就更不可能在其它牛隻身上找到狂牛症。(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相關會議紀錄, http://www.fda.gov/ohrms/dockets/ac/06/transcripts/1006-4240t1.htm

    但這樣的假設極不恰當。例如,假設疑似問題牛隻共有八十萬頭,其罹病機率是百萬分之一,而看似健康牛隻共有二千萬頭,其罹病機率是二百萬分之一,則疑似問題牛隻罹病的期望值是0.8頭,而看似健康牛隻的罹病期望值卻是10頭。換句話說,如此一來,即使對全體疑似問題牛隻進行普查,也不見得能找到病牛,但在此同時卻極可能還有10頭病牛沒有被發現。至於,疑似問題牛隻數量與看似健康牛隻數量相比,真有那麼懸殊嗎?的確很懸殊,因為感染狂牛症的病牛必須等到兩三歲大時,才可能會開始出現症狀,然而牛隻們卻沒什麼機會長到那麼大。「比較年輕的牛隻是會被傳染而且具有傳染力的,然而牠們在開始出現症狀前就會被宰殺供人類食用了。...換句話說,美國沒有發現其它狂牛病牛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我們美國人已經吃掉所有的證據了。」(Greger, 2003, http://www.organicconsumers.org/madcow/greger123103a.cfm)

    事實上,美國發現的第一頭狂牛症病牛,就是一隻看似健康的牛。根據美國的新聞報導,牧場工作人員David Louthan表示,那是頭"perfectly good walking cow",之所以會被送去檢測,「完全是巧合」(just a fluke):當他發現那頭牛被誤送到拖車上時,因為趕著下班,懶得再把牠帶出來,就直接用槍把牠殺了,所以這頭牛才會陰錯陽差地被送去檢測。後來這位員工由於害怕自己染上狂牛症,因此到處寫信告知此件事情的真相,結果沒多久就被牧場解雇了,USDA(美國農業部)人員還到他家門口守候,甚至有配槍的USDA人員把他帶到車上質問「你到底想怎樣?」(What do you want?)(2004年2月6日,http://www.msnbc.msn.com/id/4198248)

    另有一種說法認為「至今沒有任何人或任何案例,因為食用美國牛肉而得狂牛症」(參閱http://www.udn.com/2009/10/28/NEWS/NATIONAL/NATS6/5218491.shtml)然而,這是事實嗎?

    請參閱"First North American death of Mad Cow disease reported"(http://www.mapcruzin.com/news/rtk080802c.htm)一文。該文作者是加拿大人,講的是剛好發生在他家附近的北美洲第一位被提報的狂牛症致死病例(人)的故事。這個病例在過世好幾個月後相關的新聞才爆發開來。由於這個病例是在過世之後才被檢驗出死於vCJD(新庫賈氏症或人類海綿狀腦症),但是當初用來醫治此病例的內試鏡後來也被用在其他七十幾位病患身上。由於vCJD會經由輸血傳染,醫院害怕將來被這些無辜的病患控告醫療疏失,因此主動通知這些病患相關的風險,整件事情才爆發開來。

    或許您會說這是發生在加拿大的故事,與美國有什麼關係嗎?有的,因為美國也是一樣,並沒有強制規定醫師與醫院一定要提報疑似的病例。「美國疾病管制局並沒有實施全國性的規範來要求醫師與醫院提報此病的病例。」(Steve Mitchell, 2003, http://www.rense.com/general47/spor.htm)

    另外,請看看美國第一位因狂牛症致死的病患的相關新聞報導,如下列網址:http://edition.cnn.com/2004/HEALTH/06/21/madcow.patient/

    這位小姐於2004年過世時,正值25歲的花樣年華。她於1979年出生於英國,於1992年移居到美國,於2002年四月被診斷出疑似罹患vCJD。在那之前,她已吃了大約10年的美國牛肉了。

    當然您也可以說她不是因為吃美國牛致死的,而是因為吃英國牛或者其他任何原因。因果關係要如何推論,那是您個人的自由。但我只相信客觀的事實:她死於vCJD,而她吃了大約十年的美國牛肉。

    附註:vCJD潛伏期為7年以上,可參閱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畜產試驗所網頁,網址為http://www.tlri.gov.tw/Info/News_Detail.asp?RID=12449

    (二)破除迷思,拒絕美牛

    對於自由民主的政治體制來說,制定各項法規的基本精神必須以保障個人人身自由為原則,然而,若個人自由會影響到他人的自由,就必須予以限制。簡單地說,亦即,個人自由必須以不侵犯他人自由為前提。

    日常生活中有太多不好的東西會對人產生負面影響,公權力不可能全面介入干涉個人的私生活,除非此個人行為會影響到其他人的權益。例如,喜歡熬夜作息不正常或不喜歡吃蔬菜等等生活習慣也會致癌,但民主政府不會立法禁止熬夜,也不會規定每人每日一定要吃五蔬果否則要罰款等等,因為這些行為不會影響到其他人,除非熬夜不睡時製造噪音影響到別人安寧。

    在此共識之下,我們便可就下列事物逐一探討:
    1. 檳榔:個人嗜吃檳榔會導致口腔癌,但不會影響到其他人,因此公權力不介入。
    2. 酒:個人酗酒除了傷身外,酒後開車會造成公共危險,因此明令禁止並取締,有些國家甚至禁止在室外公共場合喝酒,例如澳洲。
    3. 香菸:個人抽煙除了傷身外,二手煙對旁人的毒害更嚴重,因此我國已明令禁止在公共場合抽煙。
    4. 牛肉:個人嗜吃牛肉(紅肉)可能會增加罹癌的風險,但不會影響到其他人,因此公權力不應介入也沒有介入。
    5. 美國牛絞肉:個人嗜吃美國牛絞肉具有罹患狂牛症的風險,然而狂牛症變性蛋白已被證實會經由輸血傳染,而且美國牛肉與其他牛肉無法輕易分辨,牛絞肉更可能混入其他食品加工品(例如火腿、貢丸、素料等),使所有國人皆暴露在狂牛症的風險之中,那麼,公權力應不應該介入呢?

    美國牛的情況,若真要以菸酒來作比喻的話,那就好比是某一特定品牌所出產的酒,有一定的比率有問題,喝了可能會死人(例如在某種機率下會混到工業酒精),而且也確實有人因此喪命。那麼,在該品牌無法保證也無法做到百分百安全的情況下,我們會允許其在市面上販售嗎?當然,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做到絕對百分之百安全。但是,一個有理智的人會想辦法提高自己吃的東西的安全機率。如果我們已知紐、澳等國的牛肉甚至台灣牛的牛肉的安全機率比較高時,何以要讓自己屈就於比較不安心的食物?

    即使台灣人吃美國牛得此病的機率低到微乎其微,那麼台灣牛得此病的機率呢?我們真能信任台灣的畜牧業者不會有人拿美國牛雜肉骨粉來餵食牛隻?我們真能信任台灣的飼料業者不會有人拿美國牛雜肉骨粉來混入飼料之中?吃了之後,反正潛伏期很久,又不像急性腸胃炎可以馬上被人發現?因此有太多的環節可能出問題。台灣的執法效率、敬業精神、職業道德、飲食文化、甚至人種基因,都與歐美不同。等台灣牛也淪陷了之後,我們就不用為了美國牛在這邊爭辯了。

    至於台美利益交換的問題,如果我們現在對美貿易的順差就已經很多,那麼有必要退讓以獲得什麼更進一步的利益呢?就貿易上的利益來說,頂多是某些對美出口商藉此可減少關稅等相關出口成本,那麼,除了這些出口商,以及有買相關公司股票的人以外,其他人能得到什麼利益?即使相關公司的員工,也不見會因為大老闆賺更多錢而跟著加薪,其他普羅大眾就更不用說了。另外,若將此歸因於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規範,那就更說不通了。中國、紐西蘭、澳洲等其他國家也有加入WTO,但卻可以堅守自己的主權,拒絕開放美國牛絞肉進口。

    話再說回來,除了全面的食品安全疑慮(除非有人此後絕不再吃任何"加工食品")與輸血安全疑慮(除非有人一輩子都不會用到別人輸的血)之外,我們為了讓這些大老闆們賺更多錢,還要付出什麼代價?麥當勞等大型連鎖速食店的酸油事件,造成了多少清白的小店家(例如炸雞排、鹽酥雞、臭豆腐等)生意跟著一落千丈?更前一陣子的中國毒奶事件,造成多少清白的麵包店跟著倒閉關門?這就是為什麼這次國內有那麼多牛肉相關商家或產業公會急著建立自己的認證方式以撇清關係,但開放有疑慮的美國牛絞肉與內臟進口後,這些商家生意難保不會受到波及。

    政府本就不該為了發展經濟而犧牲民眾安全,更何況如果並不見得有利於全民的經濟發展呢?

    (本文作者放棄一切著作權與智慧財產權,歡迎任意使用或轉錄,不用註明出處。)
  • 訪客
  • 狂牛症是環境汙染問題, 因為病源無法消滅, 傳染途徑太多, 絕不昰吃素能避免的, 可看一下 "致命的盛宴" 這一本書, 最糟的風險會滅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