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五點多, 天色剛亮,

已有許多人陸續起床,

中心裡的空氣, 隨著隊友的活動,

蘊釀著一股活力.

在台北當慣夜貓子的我,

這幾天早起竟然一點也不費力.

我想這就是 集體意識的力量吧.

 

站在2樓走廊上刷牙,

望著眼前大片天空,

罩著朦朧的雲霧,

遠處綴著各色民房,

蜿蜒的小路穿梭其間,

視線一直往前延伸, 視野越發開闊.

伸伸懶腰, 感覺很舒服...

 

享用完隊上準備的早餐,

我們跟著一位村民, 步行前進.

才走到一半,

就有好心的村民開著發財車來說要載大家一程.

 

我們的活動中心位於崎峰鄉,

而這次受害最深的是光林村,與林邊村.

( 即林邊溪流過的區域 )

其他村子,也有災情傳出.

 

據說這次林邊會淹水,

是因為河堤被沖破的關係.

什麼叫做 " 河堤被沖破? "  這是水災當時有個村民拍下來的...

 

   

 

 

一進到光林村,

眼前的泥濘是我前所未見的.

大家一邊在泥巴中前進, 一邊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這片奇景.

 

 

一個阿伯就蹲在土牆前面, 門口已有2/3 被堵住了.

 

 

記得在遊覽車上時,

領隊曾提醒我們說林邊可能還瀰漫著惡臭

(垃圾及各種動物,魚苗的屍體),

要大家有心理準備.

8/22,

也是88水災過後的第14天,

我們進到光林村,

氣味已經改善很多了,

而且經過 "前人" 的努力,

(謝謝曾來幫忙林邊的各位 )

原本堆得半樓高的土石已清掉很多了.

 

走到林邊市區, 各式工務車來來往往, 十分繁忙.

 

覆蓋泥水的柏油路隱含著些許坑洞, 走起路來要非常小心.

 

林邊國小的圍牆被土石流沖破了好幾個大洞, 恰巧成為志工們進出的最佳門戶.

 

沿路都可以看到 志工與阿兵哥努力救災的身影.

 

走沒多久, 眼前的建築物竟讓我恍然大悟身在何處,

台17線 !??

曾在環島日誌 "友善之城" 裡提到,

讓我們補水的林邊警察局 就在這裡!?

才沒幾個月, 卻成了這副模樣.

但願那幾位波麗士大人一切安好, 我會來這, 原來是有因果關係的....

 

這次救災的大方向,

是國軍負責主要幹道,

民間團體負責民宅.

 

因待清理的民宅分散四處,

所以我們每個小隊又拆成幾組人行動.

我待的這組, 大約有7,8個隊員,

負責 林邊國小 對面的一戶民宅.

民宅的一樓看來是兩棟透天的房子打通而成的,

泥巴像褐色花紋一般遍佈整個地板,

隱約還看得出磁磚原有的色調,

出來迎接我們的是一個年約40幾歲的大姐,

大姐先向我們道謝, 以示歡迎,

不過一時片刻,

卻沒人出頭和這位大姐溝通要從哪開始清理,

同時也有人意識到, 我們什麼打掃工具都沒有,

該怎麼幫人家打掃...?

後來領隊終於出聲了, (領隊剛好在我們這組)

問大姐要我們怎麼配合...

大姐說先從房子前半部開始,

他們自己也有多的掃把,刷子可用,

我們才開始動工.

 

民宅前區一下子就清好了,

接著後區有一塊水泥地, 水淹到腳踝的高度,

由於林邊排水系統全塞住了,

所以得將泥水舀到大水桶,

再送到前區的馬路倒掉,

正當我們在清理時,

同組的另外幾個隊友卻一直問我們還要多久才能清完?

對於這個問題,

我有點不知怎麼回答,

心想說...我們不是應該一起先把這間清完再去下一間嗎?

但我只有手在動, 嘴沒動...

沒多久, 他們就往下一間民宅前進了.

還不到十點,

我們告一段落,

於是我問領隊,

先離去的隊友是去哪一間...?

我們可以去支援他們了.

結果領隊說她也不知道,

還說11:30 要到林邊車站集合,

倒不如就在原地等,

等時間到了直接去車站吃飯.

不過現在還不到十點,

會不會太早收工...

我問說有辦法聯絡隊友嗎?

領隊居然說名單不知道放哪去了,

還問我有沒有看到一包橘色的文件...

ㄟ....  

這問題也很難回答...

( 謎知音: 我哪裡會知道你文件擺去哪...? 我是水源地來的耶... )

 

你知道我最怕救災的時候遇到什麼事嗎?

 

等.

 

整個早上工作不到兩小時,

現在叫我等著吃便當...

到時候叫我怎麼吞得下...

領隊是有愛心, 願意付出的好媽媽,

那幾個先行離開的同學, 則是為了多點效率,

我們都是有愛心的志工,

但大家做事的方法卻不相同.

該怎麼做才對呢?

 

一個看似當地人的年輕人,

路過時剛好和我們攀談起來,

於是他決定帶我們去旁邊的巷弄,

瞧瞧那裡的情形.

 

這裡的土堆得更高, 而且還夾雜著許多垃圾.

 

這些黏性很強的泥漿, 一旦沾上衣服,就再也洗不掉了.

 

可能是林邊的鄉民, 正騎著腳踏車涉水而過. 看來她找到不弄髒鞋子的好方法...

 

林邊車站, 泥巴和圍牆差不多高.

 

 

軌道則成了一條河. 水管不停地吐出泥水, 那些都是從大馬路上抽過來的.

 

弟兄們也整隊準備休息了, 看他們連口罩都沒有, 真的蠻可憐的.

 

火車站內包含了阿兵哥和幾個志工團, 車站這時超有人氣的.

 

 

午餐由桃園縣府社會局的人幫我們搞定.

在這時候要生幾十個便當真是不容易,

因為沒有幾戶人家開店做生意的...

辛苦了.

 

到了下午,

趁昏沉來臨之前,

我們幾個女生決定不再等了,

於是,

跟著本隊幾個男生,

往一家老式三合院前進....

 

 

----   待 續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ucky_House 的頭像
Ducky_House

Ducky House

Ducky_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Pinggis
  • >> 但願那幾位波麗士大人一切安好, 我會來這, 原來是有因果關係的....
    Ducky 來報恩的...真感動...
    >> 弟兄們也整隊準備休息了, 看他們連口罩都沒有, 真的蠻可憐的.
    替他們致敬!!
  • 嗯...
    官兵們的確幫了不少忙.
    最髒的工作,災民捨不得叫志工清,
    就會去找國軍來幫忙.
    他們辛苦多了.

    Ducky_House 於 2009/09/08 13:19 回覆

  • joanbluesky
  • 怪了...我一直以為妳不信因果循環這一套
    加油...期待後續能儘快看到喔! ^__^
  • 我是不相信 懲罰性的因果論,
    當一個人身體有缺陷時,
    還要說是因為他上輩子幹了什麼壞事?
    這種論調有點太...
    這種時候, 我寧願相信科學...

    Ducky_House 於 2009/09/08 13:22 回覆

  • 小歐
  • 期待你的待續~!!
  • 小歐,
    你也是成員之一,
    有別的意見,
    記得要講出來嘿...

    Ducky_House 於 2009/09/08 13: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