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行徑時,

      我發現即使座落在同一區的民宅,

      因房型不同, 災情也有差異.

      此次受害最深的,

      莫過於傳統三合院, 以及只有一層樓的平房.

      因為所有的家當,都會淹沒在土石之下.

      此外,

      房子裡若有木製家俱,

      幾乎全數泡湯,

      無法復原...

      有個阿嬤說她用了幾十年的衣櫃,

      也是她嫁過來時的嫁妝,

      因為這次風災,最後只能丟棄處理.

 

不過當阿嬷說到這些時,

並沒有哭天搶地,

也沒有憤怒地指責誰的不是.

她說只要人沒事,

家裡慢慢清理就會恢復的.

她還說,

周末時, 小孩都會回來幫忙清理,

還會買一些很現代的器具來打掃,

那些東西用起來真的很神奇,

說到這還笑了一下.

 

阿嬷的笑容有些苦澀,

但也有著強軔的生命力,

因為她接受這一切的苦難,

卻沒有放棄希望.

我希望, 也相信她會安然渡過這一切.

 

損壞的家俱, 就堆在路上, 等待清理.

 

下午,

和隊友走進一間三合院,

這次的任務, 是把 稻埕 ( 三合院中間的廣場 ) 清理乾淨.

 

看來積水不深,

以為很快就能清理完畢,

不過事實上,

卻花了我們不少時間.

稻埕是用水泥鋪設而成, 表面粗糙,

泥土本身黏性又很強,

水桶一沖,可以暫時看到一小塊乾淨的表面,

等掃把或刷子一掃,

又有一層泥土蓋上去.

如此一來一往, 怎麼掃都掃不乾淨.

有一組人猛潑水,

另一組人猛舀水.

看起來很矛盾,

但就是得藉著大量的水, 把泥沙帶走.

 

我們笑稱 "掃把" 和 "畚箕" 是好朋友, 各自工作時效率不好,

一旦結合,就能發揮2倍以上的功力.

 

可愛的 " 一日陸戰隊 " , 是他幫我們找到需要清理的民宅,

其間還一直跑來問我們需要什麼器具, 他說他會想辦法生出來.

 

據說這個三合院的主人是獨居老人,

所以沒辦法自己清理房子.

拿著水管和噴槍的兩位村民, 也是過來幫忙的.

( 噴槍很有用喔, 一噴房子的表面馬上就顯露出來 )

 

有默契的隊友. ( 含攝影師隊友 )

說真的, 在這裡做事流的汗比騎腳踏車還要多...

 

工作結束, 往另一民宅移動.

我和高中的同學鄧鄧 一起被偷拍了...

 

到了另一間民宅,

這間是別組隊友負責的,

不過剛到時,

情況看來有點奇怪,

大部份的志工已揹好行李,

等著要離開了.

不過還有一兩個志工,

忙著在清廁所.

我們剛到的這組人,

受不了在旁邊等著看,

於是又上去幫忙.

 

同組的男生, 沒空間可以幫忙, 只好圍在旁邊給予精神上的支持.

 

回到中心後,

經了解才知道部份志工對這家屋主有些不滿,

因為屋主自己不動手, 只忙著使喚大家做事,

甚至連碗都叫志工洗.

因此有人做完一個階段, 就停工休息了,

另外也有人仍繼續清理.

才會導致我們到場時,

看到有人在忙, 有人在休息.

 

如果只看事情的表面,

馬上就會傳出幾種結論...

" 有志工去災區卻不做事 " ,

" 有災民把志工當台傭使喚 " ...

也許我們這組人上前去幫忙時,

會讓一旁等待的隊友不舒服,

也許再來個 " 公益團體裡也有勾心鬥角的情事!? "

台灣真的生病了嗎?

( 你不覺得這就是新聞運作的方式之一嗎? )

 

事實上,

這些問題點起因於 " 組織 " 有問題,

就連這天早上<前進林邊(二)>我遇到的問題也一樣,

我們在舀水溝水時,

旁邊在休息的隊友問我 " 要多久才能清完? "是一樣的意思.

 

因為有心,

所以大家組成一個團隊下來救災,

問題是組織不明確, 領導人的功能 沒有確立.

這裡的志工多半數是大專生, 加上一部份社會人士,

雖小隊之間各有領隊,

但以我當時看到的情況來說,

災民和我們接觸時,

根本搞不清楚要找誰負責,

如果他本身思路清楚,

能夠幫忙分配工作,

也就沒太大問題.

如果災民自己沒辦法指揮,

志工的意見再多起來,

光在那邊討論,爭論,

時間就這樣浪費掉了.

 

事實上許多人都沒救災經驗,

大家都用自己的方法做事,

問題是到底做對了沒有?

我跟隊友在民宅內清理時,

曾被幾個男同學趕出來,

因為他們覺得這些事留給體力好的男生做就行了,

要我們去外面休息.

( 事實上我們一直都在休息...還要再去休息? )

重點是那民宅受災相當嚴重,

有太多東西要清理了.

 

這個誤解真的是誤很大,

清理工作裡頭,可能只有10%需要搬運大型家俱,

其他幫忙傳傳小件物品, 掃地清理,

根本就不用 "力氣很大" ,或者 "體力很好" ,才能做...

重點是, 同學,

如果你認識我,

就知道姐姐能不能搬東西了...

 

言歸正傳,

問題在於縣府把人帶下來之後,

卻沒把組織的觀念帶進來.

大家都清楚這個團的領導是 Eva 姐,

因為她是最常上台向我們解釋情況的人,

另外每個小隊都有一個領隊,

領隊應該掌握自己隊員的人數,狀況與聯絡資料,

若一開始就能發掘隊員各自擁有的背景或長才,

在需要的時候, 就能找對的人處理.

照理說, 領隊應該與隊友的關係密切,

但事實上,

隊上可能沒幾個人叫得出我們領隊的名字.

領隊連自己隊上幾個人, 怎麼聯絡都搞不清楚,

如果當時搞丟幾個人,

不知道是誰要負責...

 

此外,

與災民接觸時,

領隊應該是唯一窗口,

在了解災民需求之後,

再由領隊分配工作,

大家只要聽領隊的命令行事,

就能避免人多嘴雜,

或各做各的, 因此漏了哪個區塊.

 

領隊還有一樣更重要的功能,

就是判斷災民的要求合不合理,

在溝通的過程中,

領隊必須說明我們要執行的範圍,

哪些必須災民自己處理,

等說明清楚後.

再下命令給隊友, 開始工作.

有次在我們行徑的路上,

有個阿嬷跑過來問說,

她鄰居的房子需要人手幫忙,

有沒有人可以過去服務.

一時之間大家不知該怎麼辦,

當下年紀稍長的許爸爸便跳出來說,

請大家先等一下,

他先過去看看.

我見機也跟著許爸爸一起去,

一見到阿嬤說的房子,

裡頭已經相當乾淨,

只有牆上有些髒污,

以生活機能來說,

已經沒有問題了.

當下許爸爸馬上很溫和地跟阿嬤說,

這樣的屋況算是很好了,

還有很多很嚴重的房子等我們去清,

所以可能沒辦法過來幫忙了,

阿嬷一聽,

馬上說  "歹勢歹勢, 那你們趕快去忙."

 

當時我真的覺得許爸爸很有 guts ,

因為他的判斷是對的.

領隊的重要性在於,

他在和災民的溝通過程,

不是讓災民予取予求,

而是有準則, 有限度的.

我之前也說過, 災民不全都是人格完美的,

總會有人想要貪點便宜,

這也很正常.

重點是,

隊員只要對領隊負責,

不需要被災民命令去做什麼,

只要權責劃分清楚,

隊友做事上若覺得有問題,

直接找領隊溝通,

如此才不會因此造成一個團隊,

分裂成兩種作法. ( 有人休息,有人忙)

 

因為人數眾多, 所以組織才顯得重要,

否則, 執行過程容易出現小瑕疵,

久了, 也會影響隊友之間的和諧度...

我覺得目前組織龐大而完整的代表團體,

應該非 慈濟 莫屬,

大家都覺得他們很有效率,

據說師兄師姐們,

都有特定的責任劃分,

例如在廚房裡,

切菜的人就只負責切菜,

裝便當的人就只負責裝便當,

也有妥善的生產動線,

工作起來有秩序且有效率.

 

 

有天中午,

我看到幾個師兄師姐,

走到每一戶人家的門口,

詢問是否需要便當,

一旦需要,

還會彎腰敬禮, 雙手奉上,

讓災民倍感尊重.

這些細節,

肯定是經過一定的訓練的,

相較於水災初期,

林邊還淹得很厲害的時候,

鄉長把便當堆在鄉公所,

叫災民每一餐都要涉水出來領便當,

此等作法,

跟慈濟比起來,

在災民的感受上當然有差,

關於救災這件事,

政府被批,

不是沒有原因的.

 

 

回程路上, 街道的積水清得差不多了.

 

 

一家人就坐在二樓, 門口一排沙包成了最好的堤防

 

一個人的善心, 應表現在他們的所做所為, 而不是只在電視上動動嘴就好. ( 他是許爸爸的兒子)

 

這位大哥主動說要載大家一程, 他可以輕易地把小山貓倒退著開上貨車, 真的很強.

 

這台貨車, 載了我們好幾天. 是一位村民自願幫忙的.

 

這樣的志工群, 每個人看來都超有魅力.

 

 

 

如此這般,

一天又過了.

創作者介紹

Ducky House

Ducky_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cch
  • 最後一張照片,加上你的文字,令人好感動!
  • 雖然過程難免有問題,
    但許多時候,
    志工群的努力是會讓人感動的.

    Ducky_House 於 2009/09/08 13:24 回覆

  • chiuru
  • 集合那天,很早到,看到散亂的隊伍,沒進入狀況的"頭頭",姍姍來遲的伙伴,直嘀咕:這是我參加的團體嗎?集合時間已delay了還得去接元智的同學,仍拖拖拉拉的不上車,看不過去的我,直接向eva....
    第三天有個機會與eva聊天,才了解有些事有些困難非單純只想做點事的我們能想像(很好笑:簡單事複雜化),此時才直正的了解領導者(eva)真的不好當(集合時eva才拿到所有伙伴名冊)
    我們這隊成員來自天南地北,彼此不認識,有心-默契超佳,有心-搶著事做,有心-自我要求高,有心-好還要更好.有心-.......(也許因領隊的....反而使我們更有凝聚力).
    把這次不夠好之處做為以後處世(事)之借鏡,也算收穫囉!!
  • 嗯,
    這也是為什麼我要寫出來的理由之一,
    有了更多的了解,
    下次在當志工時,
    才不會當小白.

    Ducky_House 於 2009/09/08 13:25 回覆

  • 佩佩
  • 小ㄚ:能一起工作的感動深深地烙在心頭,不過經你這樣以文字描述後,變得粉生動~謝謝你這樣幫大家做了服務紀錄日誌(也感謝咱們的相婆:秋如)~
  • 這算是我的檢討筆記,
    因為有一次經驗,
    之後才知道怎麼做會比較好.
    如果有什麼想法,
    歡迎發表一下,
    因為這些都是純粹我個人的意見...

    Ducky_House 於 2009/09/09 15:46 回覆

  • 一加一的URMax
  • 也許真正收獲的不只是林邊鄉民~
    可敬的志工們~
    也從過程中獲得了許多甚至入社會都得不到的體會與經驗!
    祝福了當地人~
    也祝福了自己!
    慈濟很多是週週訓練的組織~
    也有服從及階層的意識與觀念~
    當然臨時組合的志工不能與之相比!
    但愛心與初衷都是很值得推崇的!
    也看得出你的組織與觀察是很具潛力的呀!
  • 我去不是為了幫助別人,
    是為了幫我自己.
    不過也感謝每個願意付出的志工們,
    還有你耐心地閱讀.
    謝謝.

    Ducky_House 於 2009/09/14 19:23 回覆

  • penwin2290603
  • 台灣有你們真好~~雖然我也是志工的一員~~希望災民都能平安
  • 嗯,
    不管是災民,
    或你,
    大家一定要過得好喔.

    Ducky_House 於 2009/09/16 10:03 回覆